營商資訊
人民幣彙率波幅“1進2” 貶值趨勢有望收尾
2014年3月17日

央行行長周小川表明了利率市場化時間表之後,彙率市場化似乎也正在跟上步伐。

  3月15日,央行公告稱,自2014年3月17日起,銀行間即期外彙市場人民幣對美元交易價浮動幅度由1%擴大至2%,即每日銀行間即期外彙市場人民幣對美元的交易價可在當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上下2%的幅度內浮動。

  這是自2012年由0.5%擴大至1%之後,人民幣彙率浮動區間的再次擴大。1994年人民幣彙率浮動幅度是0.3%,2007年擴大至0.5%,2012年擴大至1%,截至上周這一浮動幅度已經過了2年左右的時間。

  而這一政策的出台被認為是人民幣市場化改革的重要一步。

  基本符合預期

  “雖然不能定性為量變到質變,但1%到2%的變化幅度還是已經很大了。”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劉元春在接受《第一財經(微博)日報》采訪時表示,這表明中國的這個彙率浮動改革有了實質性的變化。

  對於這一改革,央行稱,再次擴大幅度是一種漸進的改革安排,是穩妥的。

  對於人民幣彙率擴大浮動範圍,市場已早有預期,今年2月中旬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彙率貶值超過1%,並且雙向波動幅度明顯擴大,這些已經傳遞出央行可能要擴大彙率波動幅度的信號。

  “當人民幣彙率處於上浮階段時,擴大人民幣浮動區間,可能出現的結果是一升到頂,這對國內經濟而言壓力太大。”在劉元春看來,前一階段人民幣出現貶值情況,市場對人民幣彙率走勢分歧較大,這個時候推出這一政策,改革壓力比較小。

  中金公司也認為,2月份以來,人民幣彙率的貶值為市場營造了雙向波動的氛圍,市場對人民幣持續升值的預期已經有所改變,且近期市場走勢並不明朗,本周美聯儲議息會議將決定是否繼續減量QE(量化寬鬆),而國內市場也普遍關注央行貨幣政策是否會有更明確的放鬆,在不確定性的環境下,此時放開彈性區間,不會引發彙率的單邊波動,是比較合適的時點。

  “QE退出引起有關國家特別是新興市場貨幣彙率波動增大,也可能給人民幣彙率帶來一定的貶值預期,進而形成雙向波動的局面。”中行國際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宗良就認為,我國宜抓住這一有利契機,推進實現彙率市場化改革的目標,建立健全的由市場供求決定的彙率形成機製。

  交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也稱,增強彙率彈性,促進人民幣彙率形成有升有貶、波動運行的格局,是在我國經濟增速放緩、國際收支順差減少等宏觀經濟條件變化下的順勢之舉。

  關注異常波動

  “央行近期在外彙市場上的鋪墊‘水落石出’。會增強彙率的雙向波動,短期波動擴大。”在民生證券研究院副院長管清友(微博)看來,企業面臨的風險壓力增加,相當於被從澡盆推到了湖泊遊泳,對汪洋大海的感知更近敏感。

  推出這一政策的同時,央行也強調,擴大彙率浮動幅度充分考慮了經濟主體的適應能力,有步驟地推進,調整幅度在各類市場主體可承受的範圍內。總體來看,此次將人民幣對美元彙率浮動幅度擴大至2%是適當的,風險也是比較小的。

  “從國際對比看,相比發達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人民幣彙率無論是浮動幅度還是實際波動都是比較小的。”央行還稱,擴大浮動幅度有利於企業和居民更加重視彙率作為市場配置資源的價格要素的作用,提高資源配置效率,增強宏觀經濟的彈性。

  人民幣彙率波幅擴大之後,近期的貶值趨勢將如何演進?

  “人民幣彙率波幅再度宣布擴大,表明此前由中間價引導的貶值進程就此暫告一段落。”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認為,未來1~2個季度,人民幣進入區間震蕩期。

  央行方面則強調,擴大人民彙率浮動區間是增強人民幣彙率雙向浮動彈性的製度安排,與人民幣彙率升貶沒有直接關系。人民幣彙率變化主要取決於以國際收支為基礎的外彙供求狀況。

  一方面,央行表示,2013年我國經常項目順差與GDP之比已降至2.1%,國際收支趨於平衡,人民幣彙率不存在大幅升值的基礎。另一方面,央行也稱,我國財政金融風險可控,外彙儲備充裕,抵禦外部衝擊的能力較強,人民幣彙率也不存在大幅貶值的基礎。

  劉元春認為,下一階段人民幣彙率的走勢具有不確定性。“當前對於人民幣走勢的判斷是一個分水嶺的狀態。單邊升值或單邊貶值的狀態或將減少,以後彙率的波幅將加大。”

  民生銀行金融市場部首席分析師李誌強則稱,當前來看,彙率和利率市場還是受製於疲弱的經濟基本面。所以年初以來的人民幣貶值趨勢還會延續。

  與此同時,央行也強調,如果彙率出現異常大幅波動,人民銀行也將實施必要的調節和管理,以維護人民幣彙率的正常浮動。

  退出常態干預

 

  對於彙改下一步,央行稱,將根據外彙市場發育狀況和經濟金融形勢,增強人民幣彙率雙向浮動彈性,保持人民幣彙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進一步發揮市場彙率的作用,央行基本退出常態式外彙干預,建立以市場供求為基礎,有管理的浮動彙率製度。

  魯政委稱,從其他由固定彙率有序退出到浮動彙率經濟體的成功經驗看,其路徑都是漸進擴大彙率波幅、最終完全放開的。

  劉元春認為,繼這次擴大至2%後,下一步央行很可能會再次擴大人民幣彙率浮動範圍。

  管清友還認為,最大影響在於,央行退出常態干預,貨幣發行機製會發生重大變化。通過外彙占款創造貨幣的機製逐漸退出曆史舞台,這意味著下調目前較高的存款準備金率成為可能的選項。

  但劉元春認為,從1%到2%,外彙占款會有一定的影響,但要根本性退出還言之過早。“通過增加外彙占款的方式投放基礎貨幣的模式,短期內恐難改變。”

  “波幅的擴大增加了熱錢套利的難度,會導致部分套利需求的減退。”中金公司的分析還認為,除了套利需求減弱外,有真實貿易背景的資金結彙也會變得比以往謹慎,可能不急於結彙,導致未來一段時間外彙占款可能有明顯的下降。

  2012年4月,彙率浮動範圍擴大後,外彙占款亦曾出現過一段時期的持續減少。

  “外彙占款的減少會導致銀行外生性存款的減少,對超儲率和存款的形成都有負面影響。”中金公司認為,目前中國的貨幣和金融環境是“寬資金、緊存款”。這次日內波動區間擴大後,可能更進一步加深這種“寬資金、緊存款”的局面。

詳情參閱:http://finance.qq.com/a/20140317/002408.htm?pgv_ref=aio2012&ptlang=2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