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商資訊
《廣東省企業集體合同條例》2015年1月1日起施行
2014年10月8日

參考編號:2014/212 2014年10月3日

全體會員備忘錄

 

廣東省十二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9月23日在廣州召開,會期三天。會議聽取省人大法委關於《廣東省企業集體合同條例(修訂草案)》審議結果的報告等有關報告,並已在9月25日通過,9月28日公布文本,2015年1月1日起施行。《廣東省企業集體合同條例》條文可參閱:http://www.gdrd.cn/pub/gdrd2012/gdrdfb/ggtz/201409/t20140928_142698.html

廣東省人大於2013年10月11日公布了《廣東省企業集體協商和集體合同條例(修訂草案稿)》(後改為《廣東省企業集體合同條例(修訂草案稿)》,工總一直密切關注,除直接與省人大常委副主席兼廣東省總工會主席黃業斌反映企業的憂慮並明確表達反對意見要求擱置立法外,也透過各種渠道(包括廣東省政府、香港特區政府、中聯辦、全國人大香港代表、全國政協和聯合其它四主要商會(廠商會、中總、總商會和多次向廣東省和中央政府表達港商對集體協商機製立法的擔憂和意見。

廣東省人大也非常重視工總和其它商會的意見,對修訂草案作了數次修改,部分港商極之反對的條文被刪去或大幅修改。對此,工總和其它商會都感到欣慰。刪除或修訂的條文包括:

1.刪除了「協會代表有權要求企業提供財務會計資料、人工成本等企業的商業機密」,改為「向職工方協商代表提供與集體協商有關的真實情況與資料」。

2.提高要求協商的人數門坎由三分一、五分一至過半數以上。

然而,工總仍然對《條例》的通過有極大保留。工總認為,企業和員工之間的集體協商應該在平等自願的前提下進行,雖然集體協商機製或許可以作為一個平台發展和諧勞資關系,讓企業了解員工的想法。但是企業經驗過勞動合同法自推出以來,勞資糾紛顯著增加的事實,因此對集體協商機製非常擔憂,恐怕會進一步激化勞資矛盾,與提升勞資和諧的原意背道而馳。

工總深信集體協商隻應屬鼓勵性質,不可強製性地要求企業參與集體協商以及簽訂集體合同。集體協商也應該是谘詢意見渠道而非決策機製,可以有結論,也可以達不成一致意見而各自保留自己的主張。考慮到當前營商環境艱難,加上香港現時正處政治製度改革的關鍵時刻,所以,工總一直促請廣東省人大擱置條例的立法。

現時《條例》已經通過,工總會繼續關注落實的情況,也會邀請熟悉勞工條例的內地律師,舉行座談會,講解應對方法,避免企業運作受到影響。

《條例》的主要內容包括:

1. 集體協商內容包括(第八條):

(一) 勞動報酬的確定、增減;

(二) 工作時間,主要包括工時製度、延長工作時間辦法、特殊工種的工作時間、勞動定額標準;

(三) 休息休假,主要包括日休息時間、周休息日安排、年休假辦法、不能實行標準工時職工的休息休假和其它假期;

(四) 勞動安全與衛生;

(五) 保險和福利;

(六) 女職工、年滿十六周歲不滿十八周歲的未成年工的特殊保護措施;

(七) 集體合同的違約責任;

(八) 雙方認為應當協商的其它內容。

2. 工資集體協商應當遵循工資分配按勞分配原則,實行同工同酬。職工方與企業可以就下列內容進行協商(第九條):

(一) 工資標準、工資分配形式和其它工資分配事項及工資支付辦法;

(二) 職工年度平均工資水平及其調整幅度和調整辦法;

(三) 試用期、病事假期間的工資待遇;

(四) 雙方認為應當協商的其它有關工資事項。

3. 工資集體協商應當綜合參考下列因素(第十條):

(一) 本企業勞動生產率和經濟效益;

(二) 本企業上年度職工工資總額和職工平均工資水平;

(三) 當地人力資源社會保障行政部門發布的企業工資指導線、勞動力市場工資指導價位;

(四) 當地人民政府統計機構發布的本地區城鎮居民消費價格指數;

(五) 當地最低工資標準和當地人民政府有關部門發布的地區、行業的職工工資平均增長率;

(六) 其它與工資集體協商有關的情況。

4. (第十一條) 職工方與企業開展工資集體協商,可以提出工資增長、不增長或者負增長的協商要求。職工方可以根據企業年度利潤增長情況、當地人民政府發布的工資指導線、本地區職工工資增長率、本企業在同地區同行業工資水平等因素,提出增長工資的協商要求。企業可以根據年度嚴重虧損的實際情況並綜合考慮物價、政府工資指導線等因素,提出工資不增長或者負增長的協商要求。

5.(第十五條)企業應當保障協商代表履行協商職責所必要的工作條件和工作時間,向職工方協商代表提供與集體協商有關的真實情況與資料。協商代表應當保守企業商業秘密。職工方協商代表應當向企業提供其掌握的與集體協商有關的資料;

6. (第十七條及第十八條) 集體協商一般情況下一年進行一次。職工認為需要與企業進行集體協商的,應當向企業工會提出。企業工會可以根據職工意見和企業的具體情況決定是否向企業提出集體協商要求。經半數以上職工或者半數以上職工代表大會代表提議,企業工會應當向企業提出集體協商要求。企業認為需要與職工進行集體協商的,應當向企業工會提出集體協商要求;

7. (第十九條及第二十條) 職工方或者企業書面提出集體協商要求的,對方應當在收到集體協商要求書面材料時在送達回執上簽收,並於三十日內給予書面答複,對應協商要求內容逐一作出響應,並就有關事項進行協商。集體協商要求書面材料應當包含協商時間、地點、內容等,並對其主張說明理由。集體協商期限為送達集體協商要求書面材料之日起三個月內。根據企業實際情況,雙方協商同意可以適當縮短或者延長,但延長時間最長不超過六十日。

8.(第二十二條)開展集體協商,職工方與企業應當采用平和、理性的方式,維護企業正常的生產經營秩序,不得有下列行為:

(一) 拒絕或者無正當理由故意拖延集體協商;

(二) 威脅或者利誘對方協商代表;

(三) 以暴力、脅迫或者其它非法手段擾亂、破壞集體協商秩序;

(四) 限製有關人員人身自由,或者進行侮辱、恐嚇、暴力傷害

(五) 其它可能激化矛盾的行為;

9.(第二十三條)開展集體協商,企業不得有下列行為:

(一) 限製、干擾工會履行職權或者職工方產生協商代表,對職工方協商代表打擊報複;

(二) 拒絕提供集體協商所必需的材料或者提供虛假材料;

(三) 拒絕執行集體協商調解協議。

10. (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及第二十七條) 集體協商雙方達成一致意見的,由企業方製作集體合同草案。集體合同草案應當由工會或者職工方協商代表提交職工代表大會或者全體職工討論。職工代表大會或者全體職工討論集體合同草案,應當有三分之二以上職工代表或者職工出席,且經全體職工代表半數或者全體職工半數以上同意,集體合同草案方獲通過。集體合同草案討論通過後,由集體協商雙方首席協商代表簽字蓋章後成立,並由企業自訂立集體合同之日起七日內送當地人力資源社會保障行政部門備案。集體合同訂立並依法生效後,對企業和企業全體職工具有約束力,雙方應當嚴格履行。企業應當自集體合同生效之日起五日內將集體合同向全體職工公布。

11. (第四十條) 企業有關人員有本條例第二十二條第二項、第三項、第四項,或者第二十三條第一項規定的行為,違反治安管理規定的,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理法》有關規定處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當事人的刑事責任。

詳情請參閱以下網址:

http://www.gdrd.cn/pub/gdrd2012/gdrdfb/ggtz/201409/t20140928_142698.html

《廣東省企業集體合同條例》(廣東省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21號公告)

 

香港工業總會政策、研究及傳訊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