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商資訊
珠江—西江經濟帶有望上升為國家戰略
2014年3月18日
 大江大河是孕育人類文明的發祥地和生命線。在剛剛結束的全國“兩會”上,有一條河流的名字被代表委員們頻頻提及,那就是去年已經被全國政協列為重點督辦提案的珠江-西江經濟帶。

    西江,發源於雲南省馬雄山東麓,經貴州、廣西流入廣東肇慶、雲浮,在佛山與北江交會,與北江、東江等共同衝積,形成珠江三角洲。珠江-西江流域上接雲貴,縱貫兩廣,下通港澳,被稱為連接西南和華南的“黃金水道”。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提出“把培育新的區域經濟帶作為推動發展的戰略支撐。要謀劃區域發展新棋局,由東向西、由沿海向內地,沿大江大河和陸路交通干線,推進梯度發展。”這一政策信號被很多關注珠江-西江經濟帶的人士解讀為加快發展的契機。

    粵桂同盼▶▷珠江—西江經濟帶上升為國家戰略“時機已成熟”

    在今年全國“兩會”廣東開放團組會議上,全國人大代表、省發改委主任李春洪建議,國家在新的區域經濟帶和新型城市化發展戰略布局中,應把珠江-西江經濟帶建設作為重要的工程之一,並讓其在推進“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建設中發揮重要作用。

    與 之呼應,全國人大代表、廣西壯族自治區發改委主任黃方方也提出了相同建議。黃方方說,長江經濟帶列為國家戰略並已實施後,繁榮了重慶、武漢、蕪湖、上海等 多個城市。珠江-西江流域是國內僅次於長江的第二大流域,流經廣東四市、廣西七市,向上遊延伸還有雲貴的四個市,覆蓋人口約1.2億。如果上升為國家戰 略,能牽一發而動全身,引領廣西及西南區域經濟的新一輪大發展。

    事實上,去年全國“兩會”上,“加快推進珠江—西江經濟帶建設”的 提案已從全國政協收到的近六千件提案中脫穎而出,被列為五件重點提案之一。隨後,全國政協重點提案督辦調研組到廣東、廣西組織調研。而在此前國務院正式批 準的2013年區域規劃審批計劃中,珠江—西江經濟帶規劃在7個計劃審批的區域發展規劃中排名第一。業內人士表示,這標誌著珠江—西江經濟帶有望上升為國 家戰略。

    記者梳理發現,近年來,國務院及國家有關部門已經先後出台了廣西北部灣經濟區規劃、珠三角地區改革發展規劃、支持雲南省加 快建設面向西南開放重要橋頭堡的意見、進一步促進貴州經濟社會又好又快發展的若干意見等與珠江西江通道相關省區的戰略規劃和意見,去年國家發改委又牽頭啟 動了珠江西江經濟帶發展規劃的編製工作。

    交通部珠江航務管理局局長任建華告訴記者,近幾年,國家發改委陸續在一些重點地區通過出台區域規劃的方式,對區域發展的整體方向和產業布局進行謀劃與指導。但像珠江-西江經濟帶發展規劃這樣以自然河流水系為基礎的、跨行政區劃的區域總體發展規劃,尚屬首例。

    “當前,珠江—西江經濟帶建設上升為國家戰略條件已具備,時機已成熟。”在全國政協“加快推進珠江—西江經濟帶建設”重點提案督辦調研座談會上,全國政協副主席馬飆如是說。

    黃金水道▶▷為與東盟對接提供便利條件

    珠江—西江經濟帶正在上升為國家戰略,但在城鎮化的總體布局上,這重要的“一橫”是否應該補上去呢?

    省政府參事王培楠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去年的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提出了“兩橫三縱”的城鎮化戰略格局,構築了以陸橋通道、沿長江通道為橫軸,以沿海、京哈京廣、包昆通道為縱軸的“兩橫三縱”發展格局。

    王 培楠指出,過去在國家空間地理上,“兩橫”指的是長江與珠江。現在,“珠江”這一橫換成了“陸橋通道”。“廣東作為我國第一經濟大省與改革開放的排頭兵, 西江經濟帶作為聯系經濟最發達的珠三角與大西南的廣大腹地的大手筆,在中國的戰略發展大格局中,是不應該缺位的。”為此他建議,廣東要據理力爭,將“兩橫 三縱”改變為“三橫三縱”,讓戰略藍圖更加完整,更具有前瞻性與大局觀。

    李春洪也持同樣的觀點。他說,“兩橫三縱”的城市化戰略布 局,與李克強總理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的“沿大江大河和陸路交通干線形成新的區域經濟帶”構想是一致的,是考慮在發展東部沿海的基礎上提升中西部地區,讓整 個國家的發展建設更加協調,很有必要。但他認為,珠江西江通道在國家總體戰略布局中也很重要,應加快建設珠江西江經濟帶,並將珠江西江通道納入國家新型城 鎮化的布局。

    “粵港澳以水相連的西南地區,僅貴、滇、黔三省的國土面積就達到80.3萬平方公里,人口超過1.3億,而2012年 的經濟總量僅有3萬億元,未來的發展潛力很大。”李春洪說,建設珠江—西江經濟帶並將沿珠江西江通道納入到國家新型城鎮化整體戰略布局,可以更好地發揮珠 三角帶動作用,促進珠三角地區產業、資金、技術、人才、管理與西部地區的資源、能源、生態、勞動力等優勢互補。

    任建華表示:“從廣 西看,將推動廣西打造成為我國西南、中南地區開放發展的新戰略支點;從廣東看,將推動廣東加大‘雙轉移’力度和粵東西北地區振興發展。同時,珠江—西江作 為促進泛珠三角區域合作的天然紐帶,可以把泛珠三角的開放有機結合起來,給整個泛珠三角經濟圈與中國—東盟自貿區對接提供便利的條件。”

    王 培楠認為,中央提出要加快絲綢之路經濟帶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而曆史上西江正是陸路絲綢之路與海上絲綢之路的連接通道。“中國要搞好21世紀‘海 上絲綢之路’建設,首先要抓住中國和東盟合作重大機遇,緊密對接東盟這個6億人口的大市場,而‘西江經濟帶’通江達海的戰略優勢,是極為重要的。”王培楠 說。

    創新突破▶▷跨省(區)水資源保護機製亟需建立

    珠江—西江經濟帶引發代表委員們關注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珠江流域跨省(區)水資源保護現狀的迫切要求。

    全 國政協委員、中國民主同盟中央常委李竟先在今年全國“兩會”上遞交了《關於盡快建立珠江流域水資源保護的跨省(區)協作機製的建議》。李竟先告訴記者,目 前珠江流域跨省(區)突發性水汙染問題日益突出。珠江流域內的廣東省,人均水資源量低於全國人均水平,對上遊省分來水依賴度高,而上遊的滇、黔、桂等省 (區),都面臨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的矛盾和壓力。但目前珠江流域“諸侯割據”的局面不利於實現水資源的統一管理和保護。

    “珠江流域 涉及多省(區),各地方政府往往出於局部利益和短期政績考慮,在經濟發展和工業布局上很少考慮流域內環境和生態問題。此外,跨省(自治區)水汙染事件引發 的危機,單靠一個地方或一個部門也難以有效應對。”李竟先表示,珠江—西江經濟帶的發展,必然帶動西江沿岸地區的產業轉移、礦產資源開發和航運的發展,同 時也將不可避免地給流域的生態環境帶來巨大壓力和挑戰,這就迫切需要盡快建立起與經濟帶發展相協調的水生態保護協作機製。

    全國人大代表、肇慶市市長郭鋒說,“珠江—西江經濟帶”是國家東西部經濟直接交會的戰略地區,也是珠江流域的重要生態屏障區。建議中央政府加強頂層設計、規劃統籌,打造全國第一個東西部直接融合的流域一體化平台,實行環保共治。

    來 自廣西的全國政協委員磨長英建議,支持珠江—西江千里綠色生態走廊建設,探索建立西江流域上下遊生態補償機製,從下遊發達地區上交的稅收中提取一定比例作 為上遊生態建設補償資金,提高珠江防護林補助標準,共同把上遊綠色生態走廊建設好。全國人大代表趙德明認為,應該從國家層面立法進行利益調節,按照河流淨 流量和水質,確定生態補償資金數額;上遊生態功能區和下遊受益區通過協商解決產業規避問題,實現從‘輸血’式到‘造血’式扶貧的轉變。

    如李春洪所指出的,建設珠江—西江經濟帶有利於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實現流域可持續發展。通過把生態環境保護與城鎮化建設有機結合,通過合理有序和保護性開發,提高土地、水等資源的綜合利用率,降低治汙的成本,實現流域開發建設和生態保護的雙贏。

詳情參閱:http://epaper.nfdaily.cn/html/2014-03/18/content_7283603.htm